天气预报:
李家钰遂宁轶事
[2012-10-27]    查看原文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李家钰,字其相,蒲江县人,生于1891年。青年时期,参加了四川保路运动和辛亥革命,还参加讨伐袁世凯的“二次革命”,“龙华之役”,尤为出力。1914年入四川陆军军官学堂,翌年毕业,从此开始了他一生的戎马生涯。他在川军中历任排、连、营、团、旅、师长。1925年,在军阀争夺防区中,李家钰占领遂宁、蓬溪、潼南、安岳、乐至、资阳、简阳等七县,拥兵自重,总部设遂宁县城北辰街三元宫内。1927年5月,又继任为四川省边防军总司令,仍驻遂宁。1936年2月移防西昌。1937年10月亲率第47军出川抗日。1944年5月在陕西秦家坡与日寇激战中中弹牺牲,时年53岁。国民政府特发褒奖令,追晋为陆军上将,并举行国葬。1984年4月,国家民政部追认李家钰为抗日阵亡烈士,并拨款维修李家钰将军陵墓(成都)。

 

       治 军 严

        四川边防军驻遂宁时,其总部参议段厚生会“磨光”(一种迷信手法),据说凡是无法查破的案件,他都可以通过两掌合磨,袖里就会出现罪犯作案时的情景,据此可以很快破案。由此他受到了边防军司令李家钰的赏识和重用,住在三元宫边防军总部。段嗜酒,无事时常单独外出,不喜欢有人跟从。遂宁南门外有士绅刘捷先,他的小妻很美,人们称之为“赛南门”。段听说后,千方百计与刘结识,常请刘喝酒,关系日益密切。段说总部人多,想在南坝找一小宿舍独居。刘不疑有诈,就将自家空屋打扫干净让段居住,租金酌付。1929年夏季的一天,段约刘饮酒,在大北街东南酒店将刘灌醉,趁刘伏桌熟睡之机,独返住地,当刘的小妻来开门时,用药将其迷倒,抱入自己屋内奸污。刘的小妻清醒后大哭大骂,段即逃跑。不久,刘回家见小妻在段屋坐地而哭,问明实情,顿时酒醒,马上去东街李家钰公馆找总司令。李正在午餐,听说此事,当即在电话上命令逮捕段厚生,不久段被逮捕,待查明事实后在南门外文星街口被处决。

        1933年夏,一天下午,边防军总部护卫营×排长当连值星收操后回连,路过老兴街口,见一女郎,后一青年抱着皮箱相随,进蓬莱旅馆投宿。×排长见此女貌美,顿生歹念,便将值星带交与执勤中士,令将队伍带回,自己便步入女郎住室,坐下不走,用言语挑逗。女郎打开箱子取出一张纸牌交与站在门外的青年。青年去了不久,边防军总部总值日王子文就匆匆赶了来,一见×排长就大声说:“你吃了好多酒,来此干啥?”×排长未意识到总值日官说他喝酒是为他开脱罪责,回答说:“我才收操,没喝酒。”王便给他一耳光。正在这时,李总夫妇也来了,女郎向李说:“李总司令,这是你教育的好部下。”李总立即叫弁兵将×排长推出在街市花园立时枪毙。李总便把那女郎请到公馆去作客。原来这女郎是驻合川师长陈书农之妾,青年为其弟,姊弟二人回简阳省亲,路过遂宁,箱内纸片即陈书农名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释 刺 客

        1929年秋,李总坐包车到总部,卫士8人相随。当经过东街十字口时,李总见醉翁亭酒楼窗口上,有人接连数次伸头南瞧,即派卫士6人登楼检查。有3人坐着饮酒,身上均暗藏上膛手枪,即将3人缴枪送三元宫总部。问明来意,才知是刘文辉派来的刺客。参谋长赵百福说:“你们3人与敝总司令素不相识,没有仇怨,为何要受人愚弄拿命来拚?如果不得手一齐遭杀,即或成功不过得点赏赐。以图赏赐而杀人谓之不义,以图赏赐而行刺不身死也是最愚蠢的。你们3人可要好好想想。”于是3人猛醒,都伏地认错。李总笑着扶起他们,并命令官厨准备酒菜招待。留住三日后,每人给大洋50元作路费,枪弹退还本人。3人感动得痛哭流涕,诚恳地说:“今天我们才知道古代刺客要离、聂政的愚蠢啊!李公之德,赵公之仁,我们当广为宣传。”告别时都依依不舍。

 

        再让几里又何妨

        1930年前后,四川军阀割据尤烈,射洪上半县为田颂尧部防区,下半县为李家钰防区。地处水陆要冲、工商繁荣的射洪县中部经济大镇,两军分割,各管辖一半。以新城门、来家巷、水府宫河边为界,上城属田管,派出一个营进驻衙署街城隍庙,旅部驻上北街张家祠,旅长黄大勇;下城属李管,派出一个团进驻太和街靖天宫,团长陈绍堂,旅部驻下半县大镇—洋溪镇,旅长饶泽韬。两军在太和镇各施其政,互为警戒。

        1930年5月的一天,田军凭借镇上兵力多于李部三倍,乘李部官兵早操出兵营之机,冲进李部兵营,收缴了军械,接着赶李部官兵撤出太和镇。李部为不扩大事态,官兵愤愤出城退到洋溪镇。

        李家钰在遂宁电话上听说了此事,立即在军部召开紧急会议,研究对策。会上不少人主张对田军进行报复,打回太和镇决一雌雄。可李家钰以大局着眼,以社会安定为重,向部下讲:我们是为治国平天下来,不是打内战来。田军同室操戈,制造动乱,犯了错误,难道我们又去犯错误。他讲后,仍有4个团长不服气,说如不报复,不仅认为我们胆怯,而且还有损军威。针对此情况,李家钰又讲了一个故事:我是川西坝边的人,小时在学堂读书时,先生给我们讲了一个杨升庵状元公的故事。在明朝,新都杨升庵中了状元,留朝内任经筵讲官。几年后他家附近王家三兄弟中了进士,在翰林院任职。这三兄弟贪财如命,知杨状元后院有一块空地想要圈去。杨状元家属接受不了,便写信到京城要状元公作主。杨状元立即复信。不几天书信到家,家属拆信一看,意想不到是这么四行字:

   “千里修书只为墙,

再让几丈又何妨。

万里长城今何在?

莫学当年秦始皇。

此信一传开,那王家自感没趣,只好罢了。今天我们只让半个小镇,再让几里又何妨?让,可避免一场内战,人民也不会受害。我们是军人,要像杨状元那样有点肚量。终于说服了与会者,放弃了打内战的报复行动。对李家钰的高尚风格,在太和镇一时传为佳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人生应当为民忙

        李家钰年少在成都念书时,一年秋天和同学们到都江堰游玩,在二王庙墙上看见有李冰父子治水经验六字诀的石刻:“深淘滩,低筑堰”,很感兴趣,并牢记在心。1928年他驻防射洪下半县时,亲临洋溪考察,见涪江水从瞿家壕流到洋溪这段航道,多处干滩,无法行船。他就询问当地居民,居民介绍说早年涪江水是由向家岩、黄瓜园,顺白沙岩到洋溪镇场口,再流入柳树场的,那时码头上经常停泊着百号以上大小船支,商来旅住,颇为繁华热闹。后来因河水改道,交通受阻,洋溪镇便冷清了。李家钰听后心想:为繁荣经济,用人工把这段旱河开通行吗?

        当年4月,他请镇上盐场陈达三场长、镇商会陈保生会长,当地哥老会刘信斯舵爷等各界人士10余人座谈兴建旱河一事。与会者纷纷发言支持这一项建设,李家钰很高兴,当即题诗一首:

万里长城亘北疆,

千古涪江源流长,

淘滩开河兴水利,

人生应当为民忙。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李家钰就主持召开工程筹备会。会上他讲述了驻军主持开旱河工程的意义和作用,交待了做法和规章。会上成立了工程筹委会,李家钰任名誉会长,还制定了资金筹措办法。在随后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,就筹足工程资金10万余元。次年的一二月正式开工,3000多农民齐上工,在不到4个月时间里,就挖淘出一条30米宽、4米深、5000米长的行船河道,上下船支又可在洋溪场口停泊了,扩大了洋溪镇与外界的交流,繁荣了地方经济。在工程竣工的庆功会上,工程常务指挥长陈达三作了总结报告,报告指出工程从倡导、召开筹备会、筹集资金到施工,首功应属李总司令,他忧国忧民,俯顺民情,主办实事,有千秋不朽功勋。除唱三本大戏庆贺外,还应建一祠堂来表彰李司令的功勋。这天,李将军到会祝贺,在会上发表演说,宣传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和建国大纲。当他讲到个人作用,十分谦逊地说,开通旱河主功归在场兄弟们,我个人微不足道,为我建祠,我深感不安。我再重复一句:人生应当为民忙。至今洋溪人还津津乐道传扬这桩美事。

 

相关附件